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小丈夫分集剧情介绍2634集

发布时间:2019-06-08 14:17:54
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回事
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回事
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回事

下面是小丈夫分集剧情介绍(集),接下来一起看看以下相关介绍吧,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

第26集 - 姚澜和陆小贝激烈争吵后分手

袁帅咽不下这口气想去找乔治的麻烦,没想到一拳挥出没打到乔治,反倒自己闪了腰。

陆小贝见连姐姐也站到了妈妈一边不同意他和姚澜的事,他顿时怒了,他对姐姐说把他逼急了就把她和袁帅离婚的事告诉妈妈,看到时妈妈是不是还有精力管他的事,那唾沫星子还不得全甩她脸上啊。

姚美娟向陆长山打听当初为什么会离婚?陆长山说自己年轻时追他的姑娘可不少,他前妻也不是最漂亮的,但她踏实、懂事,知冷知热的,但结婚后自己所有的优点在她眼里都成了缺点,整天怀疑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弄得他歌也不唱了舞也不跳了,日子里全剩下了争吵和猜疑,但原想着就这么凑和着过一辈子的,后来为了买房申请指标两人办了离婚手续,没想到后来越吵越凶,就没有再去办复婚手续。姚美娟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她就事论事地指出陆长山这事做得不够厚道。

陆小贝和姚澜一起吃饭,姚澜忍不住问他是不是想过他们的将来?陆小贝说如果自己没想过怎么会买钻戒向她求婚呢?姚澜问他真的甘心放弃理想,与她一起困在鸡毛蒜皮的小事里吗?小贝说他的理想就是和姚澜将来一起去太平洋,找一个蓝天白云、四面环海的小岛住下,两人过上世外桃源的隐居生活,姚澜听着年轻的小贝不着边际地说着自己的所谓理想心开始沉了下来,她觉得自己和小贝的感情就犹如海市蜃楼,看着美好,但却太容易幻灭。

姚澜晨跑时看到妈妈居然打扮成孕妇的样子匆匆走过,好奇心让她一路跟着妈妈,原来姚美娟是和陆长山相约今天打扮成年轻时的自己让对方重新认识,姚美娟告诉陆长山自己十八岁谈恋爱,当时自己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但她怀孕了,吓跑了那个男人,那个时代如果她把孩子生下来这一辈子就算完了,但她坚持要留下孩子,也因此与父母断绝了关系。姚美娟请求陆长山,如果他们四人中只能成一对的话,那就让孩子们成吧,他们也算是不遗憾了。母亲的深明大义姚澜全听在耳内,感慨万分。

陆妈妈借口让小贝陪她吃饭,实则是要为他介绍对象,乍一见面陆小贝表示对姑娘不反感,陆妈妈非常高兴,让他们加个,然后拖着姑娘的妈妈一起上卫生间,留下他们两人单独相处。没想到两家长一走,陆小贝居然竹筒倒豆子地把自己的事全告诉了姑娘,临走还不忘留下自己的名片,为自己拉一个潜在客户。

受了刺激的陆小贝拉着姚澜离开便利店,说是要带着她去私奔,姚澜问他如果他们走了,那么他父母怎么办?陆小贝再三声明他们谈的是爱情,姚澜则反问他,说是口口声声要带她去海岛上打渔为生,但他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对海鲜过敏?姚澜说自己和他在一起虽然很开心,但是也很累,她觉得力不从心,她这根弦为了跟上他的节奏都快崩断了。

姚澜告诉妈妈自己和小贝分手了,再拖下去只会耽误两人,她跟便利店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准备出门散散心。

第27集 - 陆小贝失恋后情绪低落借酒浇愁

姚美娟匆匆约陆长山见面,说是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他,坏消息就是陆小贝和姚澜散伙了,好消息就是孩子们分手了,他们之间的事就好办了。姚美娟说自己这样想虽然有点自私,但孩子们既然已经分手了,也是无法改变了,为什么就不能考虑下自己的事呢?陆长山说自己从家里搬出来的时候确实想过要和姚美娟结婚,但他把房子和存款都留给前妻了,现在他就是一个穷光蛋,他怕姚美娟会嫌弃自己,但姚美娟说他是个大傻子,他有医保有退休工资,自己可以养活自己,这不就可以了?她姚美娟从小到大就没有靠人养活过,日子照样过得很好啊,一席话把陆长山的顾虑都说没了。

陆小山去找袁帅晚上一起回妈妈家吃饭,说是他总不露面也不合适,她看袁帅一直住在公司,整天吃泡面,心里也不好受,她承认当时提离婚是有点一时冲动,她问袁帅心里还有没有自己?袁帅说自己不仅心里有小山而且感情很深,否则为什么硬要她替自己生个孩子?小山提出大家各退一步,找时间他们把婚给复了,但孩子能不能明年再要?称现在是公司发展的关键时刻,她不能让孩子阻碍她抢得市场先机的机会,袁帅却完全不能认同,他认为小山现在的年龄首要的事情不是上创业板,而是得把孩子生下来。两人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姚澜去找孙甜甜,把之前孙甜甜送自己的滑板装备还给她,说是自己已经用不上了,并把陆小贝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戒指托孙甜甜还给陆小贝。

袁帅担心小山动了打胎的念头,想让小贝帮着盯牢点,但怎么也联系不上小贝,于是不得不找到姚澜家,没想到姚美娟告诉他小贝和姚澜早就分手了。

为情所困的陆小贝醉倒在酒吧里,酒吧到了打烊时间,陆小贝还是趴在桌上睡觉不肯走,酒保无奈用陆小贝的拨给了孙甜甜,让她来酒吧接人。

姚美娟看袁帅像是遇到了难处,想着自己和陆长山的关系,她不觉把自己也当成了袁帅的长辈,她让袁帅把难处对她说说,听了袁帅的倾诉后姚美娟提出现在的办法就是得抓紧帮陆小山找个保姆,至于保姆的人选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袁帅怕小山不会同意,但姚美娟拍着胸脯说只要把她领到家里,她就有办法留下来。

陆小贝一觉醒来发现居然躺在孙甜甜的床上,这一次可把他吓得不轻,幸好孙甜甜告诉他昨晚他醉得跟滩烂泥似的。

小山回到家居然发现姚美娟在厨房里忙活,她一怒之下要赶姚美娟出门,姚美娟威逼利诱外加打亲情牌讲得原本铁了心要打掉孩子的小山开始动摇了。姚美娟离开陆小山家与守在楼下的袁帅会合,她告诉袁帅明天自己陪小山去检查,这孩子十有八九是保住了,但万一小山到时下狠心要打掉孩子,他一定得蹿出来死缠烂打拖住小山,能拖多久拖多久。

孙甜甜和旅行社众同事一起陪陆小贝喝酒解闷,大家劝他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孙甜甜更是意有所指让小贝赶紧找一新女朋友。

第28集 - 陆小山误会袁帅背叛她于是伺机报复

陆小山的体检很顺利,医生说孩子在子宫里发育得很好,都已经有了胎心了。姚美娟拿着陆小山的B超单,看着上面那一团小小的象征着生命的东西,乐得合不拢嘴,她故意问陆小山今天孩子还打不打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陆小山的心早被与生俱来的母性所软化,但还是色厉内荏地对姚美娟吼着她管不着。

小山心里不乐意,赶着去找爸爸让他去说说姚美娟,让她少管自己的闲事。陆长山却把姚美娟的经历告诉了女儿,他对女儿说这样一个经历坎坷的女人却一直对生活充满热情,她的为人差不到哪里去。

陆小山吃饭时又讥讽姚美娟,说她当时没把孩子打了一定是希望那个跑了的男人能够回心转意吧?姚美娟说当时真的跟那个男人一毛钱关系也没有,虽然自己也不是很坚定地要留下孩子,直到生的那天她还在后悔,她知道生下这个孩子,自己这辈子就毁了,但当护士把孩子送到她怀里时,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万幸啊,当时幸亏没把这孩子打了!陆小山听了这一席话虽然颇有动容,但她还是凶巴巴地问姚美娟千方百计地不让她把孩子打了是不是想为姚澜嫁进他们家做铺垫啊?姚美娟说小贝和姚澜早分手了,至于她和陆长山那就看缘份了。

孙甜甜见陆小贝一直无法从低落的情绪里走出来,她变着法地逗他开心,陆小贝在孙甜甜这里体会到了年轻女孩的活力。

乔治来找陆小山借摄影器材,当看到器材室里全是袁帅的衣服和生活用品时,乔治意识到他们夫妻一定吵架了,没想到陆小山告诉他自己已经离婚了。

袁帅为了把丢下多年的手艺重新捡起来,也为了能有地方洗个澡睡个舒坦觉,在赶集上接拍照的零活。这天陆小山替袁帅整理工作室,在电脑桌面上发现了女人香艳的写真,于是她认为袁帅选孩子不选自己的原因就在于此,于是她满腔怒火地赶往医院,要求医生立即给她做打胎手术,医生劝她不要一时冲动,她突然就开始衡量男人是失去孩子比较痛苦呢还是看到自己的孩子管别人叫爹更痛苦?她立即就决定孩子不打了,她要让袁帅尝尝背叛她的痛苦。

便利店所在辖区的派出所副所长孙志安,也就是孙甜甜的亲生父亲,带着民警来到店里说是要开展警民共建活动,因为便利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又离居民区近,于是就在这儿设立了110报警点。

陆小山约乔治一起吃饭,姚美娟一路跟踪陆小山,并搅了两人的饭局。

第29集 - 姚澜为立功大闹乌龙令孙志安另眼相看

孙志安值夜班到便利店买烟,姚澜讥讽他怎么所长大人亲自值班啊?孙志安不甘示弱反讥道她店长大人不是也亲自值班吗?再一看墙上自己贴上的报警不见了,原来姚澜嫌它碍眼,把它撕下贴在了移动木板上,孙志安这可算是领教了姚澜的泼辣。

姚澜看着孙志安和警员在警车里将就地吃着面包,她拿了几罐红牛,并取了防蚊液亲自送了出去,她对孙志安说自己的便利店宗旨是二十四小时都是顾客的港湾,被他那照片一贴不就成了街边小店了,何况那照片还拍得那么难看。姚澜的另类和不做作令孙志安开始另眼相看。

陆小山趁着袁帅走开的当口翻他随身的背包,企图找到他背叛自己的证据,果然她从包里搜出了一张酒店的房卡,她大发雷霆,骂袁帅太不要脸,居然学会在外面开房,袁帅被骂了还挺高兴,问小山是不是吃醋了?陆小山让袁帅放心,她决不会去把孩子打了,他袁帅能在外面找人,她也能找,她分分钟就能替孩子找一个比袁帅还强的爹,袁帅怒了,称自己才是孩子的亲爹,陆小山则吼道自己是孩子的亲妈,她想让孩子叫谁爹就叫谁爹!

袁帅在陆小山处受了气,只得找姚美娟去倾诉,他说自己要出轨分分钟的事,但他有心,不能干那种事,但陆小山说的话太过份了。姚美娟安慰袁帅,据她几十年对男人的经验来看那乔治不是个靠得住的人,小山就是有点开始腻歪袁帅了,等她到外面看看那些男人是什么货色,就知道袁帅的好了。

孙志安值夜班又来便利店消费,突然接到报警说是丰源小区有突发案件,孙志安扔下面包就带着警员匆匆赶往案发现场,姚澜直等得哈欠连天也没有孙所长他们的消息,于是她打了一个询问,得知抓到两个案犯,逃了一个,而且逃犯弄破了手,正说到这里一个男人神色慌张地捏着被划破的手进来要买创可贴,姚澜直觉这人就是逃犯,于是拿起发胶就朝着那人的眼睛喷去,趁着人还没反应过来,姚澜上去一脚踢翻对方,用封箱带将人结结实实地缠了起来,此时孙志安率着警员也赶到了,姚澜正想好好表表功,警察的对讲机里传来丰源小区砸车案告破的消息,敢情姚澜是闹了一出大乌龙啊,幸好对方看着姚澜也是为抓匪徒立功心切不再与她计较。

姚美娟和陆长生一起去KTV唱歌,无独有偶陆小贝和孙甜甜也在同一家KTV唱歌,爷俩在洗手间碰上了,陆长生悄悄跟着儿子去了他的包间,看到小贝头躺在那姑娘的腿上,心知俩人肯定是在处对象了,他觉得特对不起姚澜。

姚美娟回到家看到姚澜还在床上酣睡,她不禁气不打一处来,她告诉姚澜陆小贝早就找好新的女朋友了,她敲打女儿疗伤归疗伤,冷静归冷静,但这日子还得生龙活虎地过下去。

第30集 - 孙志安对姚澜日久生情开始追求她

袁帅在外面的拍摄工作越来越忙碌,那些找他拍摄的小姑娘总问他,就他这样每天和漂亮姑娘混一起,老婆难道不会生气吗?袁帅总是但笑不语。

陆小山找乔治商量说是想把肚子里的孩子打了,之前她想留着孩子是怕自己会后悔一时冲动之下的离婚,毕竟有个孩子复婚也容易一些,如今她认定袁帅在外面勾三搭四所以动了打孩子的想法。乔治趁机向她表白,说自己可以为小山留下也可以带她走,陆小山感动地哭倒在乔治的怀里。

连着几次巡逻车到便利店买宵夜孙志安都没有进去,姚澜还以为当初孙志安夸下海口要替她介绍对象,现在没有合适的对象他不好意思见自己了。这天孙志安休息,一早来到姚澜家门口等她,说是要带她去一个地方看几个小伙子,姚澜一听赶紧让他停车,说是自己刚起床头也没梳脸也肿着,还穿这么一身家居服怎么能去相亲啊?孙志安生拉硬拽地把姚澜拉去,说是就算不相亲大家认识一下也好,以后大家打交道的机会多着呢。没想到一群小伙子趁着所长走开去接的当口,开始把所长推销给姚澜,七嘴八舌地把孙所长的情况向姚澜交了一个底朝天。

陆小贝终于有机会带国外团了,这几天就会作为实习领队带团去法国,孙甜甜真心地替他高兴。

孙志安请姚澜吃自助餐,姚澜问起孙志安离婚的原因,到底是谁在外面有人了?孙志安说谁在外面都没人,主要是他工作忙,对家里照顾少,两个人之间交流也少,时间长了就有隔阂了,孩子现在也大了,不再需要他操心了。姚澜又问起孙志安对感情的理解,问他更喜欢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孙志安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两人一餐饭吃得宾主尽欢。孙志安把姚澜送回家,姚美娟见女儿居然又有男人送回家顿时心情大好,缠着姚澜说说情况,但姚澜显然不想多谈,她觉得现在如果重新找男朋友对不起陆小贝之前对她的情义。

孙甜甜和陆小贝相约试着交往,期限一个月,合得来就继续,合不来就分开,干脆利落。

派出所的警员经常来便利店消费,他们告诉姚澜孙所长一直把心思扑在工作上,到现在还是单身呢,而且孙所长是市局派下来挂职锻炼的,将来肯定要被重用的。姚澜知道这些人都是来当孙志安的说客的,她直接一个打给孙志安,问他到底有什么想法?孙志安承认自己对姚澜感觉挺好的,问姚澜能否考虑一下。

姚澜对妈妈抱怨说这孙志安不肯拿出实际行动,一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德行,姚美娟一眼看穿了女儿,她说毛头小伙是会满大街追着他跑,但缺的是稳重,她让姚澜不能把陆小贝的优点去和孙志安的缺点比,孙志安虽然她没接触过,但肯定比陆小贝办事靠谱、会照顾人,姚澜无力反驳。

第31集 - 孙志安想让姚澜和他女儿见面

有人在滑板馆寻衅闹事,把孙甜甜送给陆小贝的滑板给踩断了,孙甜甜火冒三丈拿起滑板就朝对方头上砸去,打了群架的一伙人被送进了派出所,孙甜甜显然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她爸,连忙把脸蒙起来企图蒙混过关,孙志安看到女儿居然涉嫌打群架被送进了派出所,自然气不打一处来,他让警员给他找一间空的审讯室准备好好审审自家姑娘,一进审讯室他就让人把孙甜甜拷了起来,孙甜甜还想撒娇,孙志安却正色说这儿没有她爸,只有警察,这事该怎么来就怎么来,人家不告她那就算她走运。孙甜甜于是想把所有揽到自己身上,让爸爸把陆小贝给放了,因为她知道小贝出国办签证可不能有案底。

听到女儿对陆小贝特别关心,孙志安决定会会这个陆小贝,看到陆小贝老老实实、斯斯文文的样子,有正规工作,还烟酒不沾,他心里已经默许了小贝和自己女儿的交往。

孙志安让女儿搬回家跟自己住,说她妈妈毕竟再婚了,让她不要再老在他们眼前晃悠,影响人家的二人世界。甜甜问他啥时也替自己找个女朋友梅开二度呀?孙志安顺势说过几天正好要请个朋友吃饭,到时让她一起去。

孙志安之前和姚澜聊起过晚上值班干些什么,姚澜说自己会用看电影或看小说,孙志安听者有心,这天托人买了一个平板电脑送给姚澜,姚美娟看了直乐呵,对姚澜说这人果然靠谱,但姚澜总觉得孙志安怎么心眼那么多,心里挺没底的。

姚美娟趁着女儿不在用她的给孙志安发短信,孙志安看了短信心里七上八下,特意赶到便利店问姚澜那信息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表示她对自己有意思?姚澜不咸不淡地说就他理解那意思吧,两人一来二去地就约定携家人一起吃顿饭认识一下。姚美娟一听表示她绝对不能去,如果她娘俩一起去了,她们就没有主动权了,她让姚澜先去见见孙志安的闺女,如果觉得不好相处,那她则以家长的身份表示不同意,那她们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陆小山不知自己的感情何去何从,满肚子的话憋在心里也没处倾诉,这天这主动拉着姚美娟让她帮自己拿拿主意,她说乔治向她表白了,但她在乔治和袁帅之间难以选择。

乔治找袁帅谈心,他说小山已经不是七年前的小山了,她有了更远大的理想、更高的要求,而袁帅则永远停留在原地,虽然袁帅为这个家、为小山付出了很多,但袁帅没有资格用付出当成铁链绑住别人。乔治作为一个旁观者早就看出小山和袁帅的矛盾所在,小山的不快和袁帅的不甘撕裂了他们的婚姻关系。

第32集 - 姚澜和陆小贝冤家路窄无法适应角色的转换

袁帅和小山难得地平心静气坐下来谈一谈离婚后的感受,小山觉得自己虽然怀孕了,但还没有到有负担的时候,她现在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放到工作上,不用考虑家长里短;而袁帅则从重新拾起的专业中体会到了被认可的幸福感。两人谈得挺好,袁帅也突然明白他一直想要拽回来的居然并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生活,袁帅让姚美娟以后也不用每天过来照顾小山了,小山自然会有乔治照顾,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这天是陆小贝和孙甜甜试交往满月的日子,孙甜甜问陆小贝是准备结账走人呢还是直接转正?陆小贝态度随意可有可无,孙甜甜可不干,认为陆小贝不够真诚,陆小贝只得说请孙甜甜正式成为陆小贝的女朋友,孙甜甜美得都快忘了自己姓什么了,赶快从包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小蛋糕要和陆小贝一起庆祝,这一幕又令陆小贝想起自己替姚澜庆祝生日的那一幕。

到了姚澜和孙志安约好吃饭的日子,姚澜打扮停当匆匆准备出门,姚美娟却拉住女儿说是时候还早,自己要问她几件事,一者要让姚澜讲清楚和陆小贝的事是不是真的翻篇了,二者就是问姚澜是不是真对孙志安有意思,她让姚澜千万不能急吼吼地赶去,一定要让他们等会,等得有点着急但不心烦的时候赶到,然后道歉的态度要好,就说车子有多少不好打,明里道歉暗里还是埋怨对方为什么不可以开车来接一下,姚澜实在无法接受妈妈说的这一套套的理论,起身去赴饭局。

孙志安和孙甜甜、陆小贝聊了很长时间发现女主角还没出现,孙甜甜开始猜测父亲找的不会是一女警吧?孙志安告诉她是自己辖区一家便利店的店长,陆小贝一听就变了脸色,孙甜甜也是有所预感赶紧问爸爸那店长的名字,一听姚澜的名字陆小贝赶紧借口家里有急事就要起身离开,正对面撞见匆匆赶来的姚澜。四个人回到餐桌前,孙甜甜话中句句带刺,陆小贝和姚澜如坐针毡,完全食不知味,孙志安虽然不知情也从现场诡异的氛围里感觉出了问题。

姚澜借口家中还有事匆匆退席,刚才差点憋出内伤的陆小贝终于开始对孙甜甜发火了,他不明白孙甜甜话中各种撺掇到底有何意义,还让自己管姚澜叫阿姨,真的太过份了,孙甜甜却觉得现在陆小贝是自己的男朋友,她决不允许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还揣着别的女人。

陆小贝来到便利店找姚澜,他问姚澜就真心喜欢孙志安吗?真的要嫁给他吗?姚澜说她觉得小贝和孙甜甜很般配,她真心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她让小贝快走,一会孙志安要来买宵夜。两人正拉拉扯扯间,孙志安的车已经停在了便利店门口。

第33集 - 陆长山鼓足勇气正式向姚美娟求婚

送走了陆小贝姚澜下决心要和孙志安撇清关系,她借口妈妈不同意,对孙志安说他们之间就这么算了吧,孙志安一眼看穿了姚澜,他知道姚澜一定是为成全陆小贝,宁可委屈自己,他让姚澜再好好想想,姚澜说自己从小一根筋,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既能安抚孙志安又能成全陆小贝的办法,既然她没法给孙志安一个交代,那还不如早点分开。

陆小贝这边也有心要成全姚澜,他对孙甜甜说以她的条件离开自己再找个新男朋友分分钟的事情,他为了姚澜能找到一个好归宿,情愿从这复杂的关系中退出。

孙志安下班后接了姚澜回家,说要好好聊聊,他对姚澜说不管她和陆小贝之间发生过什么那都是过去式了,至于陆小贝和孙甜甜的关系,年轻人今天合明天分的就像过家家一样,谁知道明天会如何?他要姚澜也不必顾虑和孙甜甜处不好关系,他能够从中协调。姚澜奇怪地问孙志安到底喜欢自己什么?孙志安的回答只有两个字踏实。他说他们之间的事可以等姚澜把和陆小贝之间的事理清楚以后再说,他等得起。

大热的天,陆长山特意去理了个发又穿上西装,想在视频里对姚美娟把这婚给求了,没想到姚美娟意识到陆长山想对她说什么时,连忙约他老地方见面谈,她想着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时刻自己也必须好好打扮一番。

乔治在替陆小山拍孕期写真,突然小山肚子里的孩子动了一下,小山第一次感受到孩子的胎动母性大发,惊喜之余打告诉袁帅,袁帅正在拍外景,一听再也顾不上挣钱,扔下一群美女就赶往影楼,没想到他到了孩子一直没动,把袁帅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袁帅遇到乔治特意问他等孩子生下来会不会像对待亲生子女一样对她,乔治很奇怪,他说他们夫妻离婚时不是约定孩子生下来就归袁帅所有吗?至于他可以做孩子的朋友啊。

姚美娟和陆长山来到经常跳舞的小公园见面,本来想好了一肚子话的陆长山一紧张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姚美娟引导着陆长山把求婚仪式完成了,自己也爽快地答应了他的求婚,并提出了唯一的要求,说是这辈子都没穿过婚纱,她想和陆长山拍一套婚纱照。

袁帅把小山送回家,替她做好吃的,又怕她晚上被空调吹着,替她安装了防风帘,忙完一切袁帅就窝在沙发上打盹,只为了守着小山能摸到一次孩子的胎动。

陆长山一早打给袁帅让他给自己和姚美娟拍一组婚纱照,又去找了儿子让他下班后陪他们一起去婚纱影楼替他们拿拿主意。

第34集 - 陆妈妈急病姚美娟一颗恨嫁的心无处安放

姚美娟也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姚澜,并让姚澜晚上陪她一起去拍照,替她化化妆、撑撑门面。

姚美娟怎么也穿不上那婚纱店的白婚纱,她差点就要泄气了,她对姚澜说为什么人家小姑娘穿着婚纱可以跳小天鹅,她穿上这婚纱整个成了一大白兔奶糖了。开始化妆了,姚美娟把自己的脸画得像个调色板似的,幸亏袁帅出马才不至于闹笑话,而陆长山则被儿子化成了一个黑包公。姚澜这边正看着婚纱出神,陆小贝出现了,他说姚澜是随娘改嫁,而他则是陪爹娶妻,他们以前是姐弟恋,如今好歹还剩个姐弟的称呼。姚澜则不禁调侃道,如果他和孙甜甜结婚,而她嫁给了孙志安的话,那她就成了他的丈母娘了。玩笑归玩笑,两人最终还是约好姚澜回头去找孙志安,陆小贝去找孙甜甜,看看还能不能挽回关系。

正和乔治约会的陆小山突然感觉到孩子又动了,还动得挺欢实的,她立即起身说要去找一趟袁帅,她说之前袁帅为了感受一下胎动守了整整一天都没守到,她想袁帅一定就在影楼办公室待着呢。

袁帅正亲自替姚美娟和陆长山拍婚纱照,小山突然出现,看着眼着其乐融融的一幕气不打一处来,她说作为父亲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的事作为女儿没有资格管,但至少得把再婚的事告诉她妈一声吧?陆长山承认这事是他想得不周全。

陆长山和姚美娟约定下午就去民政局领证结婚,而陆长山则决定趁着回家拿户口本的机会好好找前妻谈谈。陆长山回到家发现家里没人,却在楼梯间发现了突然晕倒在地的前妻,陆长山这下顾不上去民政局了,火速把前妻送往医院,检验结果显示陆妈妈得了严重的糖尿病,需要立即住院。

袁帅接到老丈人的急匆匆地去财务处支五万元钱,结果财务一定要让陆小山签字,陆小山见袁帅居然一次要支那么多钱,还以为他在外面金屋藏娇呢,被小山一通训之后袁帅急得说漏了嘴,得知原来妈妈急病进了医院,陆小山再也顾不上吵架,拉着袁帅就往医院赶。

陆妈妈以为自己得了绝症,一个个对他们交代着后事,任凭子女再怎么说她也不信自己的病并没有大碍,只是糖尿病而已。

姚美娟一个人在民政局空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陆长山出现,她沮丧地回了家,她觉得陆长山之所以没出现一定是陆妈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原因,她觉得要是陆长山真心娶她的话谁也拦不住。

陆长山决定留在医院陪前妻,他让小贝去一趟姚澜家向姚美娟解释一下今天的事。姚澜正好要去店里,小贝说正好顺路送她过去,没想到孙志安突然出现,很不高兴地拦在他们面前,非要他们说个明白,问他们到底想怎么着?小贝和姚澜相视一笑,勾肩搭背地笑看着孙志安。

以上就是关于小丈夫分集剧情介绍(集)的介绍,相关剧情还在更新,敬请关注!

镇江一男子醉酒驾驶致人死亡被追刑事责任且终生禁驾
顺产下面要剃毛吗 尴尬!没想到还需要这步操作!
宝宝午睡时间宝宝午睡多长时间好宝宝午睡的最佳时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