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东京阴阳师 六十五.会合

发布时间:2020-01-17 01:42:51

东京阴阳师 六十五.会合

过了5点,公园附近的人就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公园路旁的路灯亮了起来,为这昏暗的环境添加了一抹亮色,陈启则抱着脚跟,蜷缩在椅子上,这样看起来他应该像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女吧,不过实际原因是他肚子又开始饿了。

像他这个正长身体的年纪,中午吃那么一顿明显是不够的,虽然说像这样尽量节省了体力,但就接过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卯月。

饿过肚子的人都知道那种饥肠辘辘的感觉,尤其是胃里空空如也,仿佛为了拼命榨取什么而蠕动,发出咕噜这种尴尬声音的时候。

“坚持到7点半的话,就可以去买半价便当了。”陈启像是再给自己鼓劲般地咬牙说。

其实半价销售的物品中国的超市也有,就是指那些快过保鲜期,积压卖不出去就只能倒掉的商品以让利或者保本的价格出售,自然,这样的东西肯定不会好吃,尤其是对于陈启这种讨厌冷食,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来说。

但是没办法,要求多架不住兜里没钱,之前还有个大叔过来问陈启要不要钱花,被陈启给踹跑了。

八羽大人看着这样的陈启耸了耸肩:“这种事情交给妾身来办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确实,要八羽大人来做这种事情的话,那实在是太简单了,想要什么东西,直接去超市里拿就是了,要是麻烦一点,也能够把石头或白纸变成钱,反正普通人又没人看得出她的幻术。

“不……”陈启这么说的时候,肚子又咕噜一下叫了起来,让他无比的尴尬,连拒绝的话也不那么干脆了:“暂时的话还不行,这是最后手段。”

简直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人类啊,真是无聊。

那种条条框框的东西打破不就行了,所谓的规则是强者制定给弱者来使用的东西,有力量的人根本没必要遵从那种东西。

八羽大人如是想到。

当然,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是妖怪,而陈启是人类。

八羽大人中午就吸过了灵力,所以到现在肚子还是饱着的,但看着这样饿着肚子的陈启,八羽大人又觉得于心不忍,八羽大人就是这样心软,于是说:“我到附近找找看有什么食物。”

陈启却说:“我不觉得超市和餐馆里有什么免费的食物可以‘捡’的。”

一下子就把八羽大人想要做的事情给猜到了,毕竟,两个人相处也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对方脑子里在想什么都是知根知底,还有一个就是这里可是东京,而不是哪里的山窝窟窿,说不定八羽大人去溜达一下还能捞几只野兔和山鸡回来。

这么一说八羽大人也泄气不说话了。

陈启当是自己伤了她的自尊心,忙安慰道:“我知道八羽大人是关心我,不过没事,只要再熬两个钟头的话就可以了。”

“要不要混的这么凄惨?”一个冷淡的女声这个时候插了进来。

陈启抬起了头。

“筱田同学……”站在她面前的是刘海盖住大部分面颊,感觉在夜晚出现会非常惊悚的筱田雾乃。

“……”虽然看不清刘海下面的视线,但是对方很明显地动摇了一下,然后身体90度地玩下了身:“抱歉,是我认错人了。”

“喂,是我,我是陈启啊!”陈启伸手一把抓住了她转手就要离开的手。

“陈启,我可不认识那种有着女装嗜好的变态!”

这么说起来对方是已经认出来了吧,陈启再扭了扭头,发现筱田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边上还有正在对他微笑的花江之后,才明白筱田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他身上有花江作为分身的花牌,要找到自己并非一件难事。

“喂,总之先冷静下来。”幸好筱田也不是真的要走,不过总感觉到对方和自己拉开了一段相当微妙的距离:“我也不是因为喜欢才扮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现在那些人到处在找我,要是不乔装的话,连行动都无法进行了吧。”

这么说,筱田才算是勉强地接受了。

陈启看向花江:“花江,土御门老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他现在已经被阴阳寮的人带走了,不过不用担心,晴彦大人会照顾好自己的,而且陈启大人,我们接下来也有我们需要完成的任务。”

“是。”

晴彦拜托他和八羽大人代替晴彦守护好阴泉,如果对方的目标就是阴泉的话,那么今晚,排除掉碍事的守护人之后就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阴阳寮那边应该会暂时派个人过来接替晴彦大人,虽然不知道派过来的是什么人,不过能发挥多少作用就不知道了,”这个时候筱田总算再度开口说话了:“当然,他怎样跟我们都没什么关系,我们的任务是守住祸野,要让那个躲在暗处使怪的卑鄙小人,品尝一下失败的恶果。”

一提起晴彦的事,筱田脸上的表情就变了,虽然她的刘海遮去了大部分的脸,但是陈启还是能够感受到她的愤怒。

本来,陈启还打算接受她的斥问了呢,毕竟今天的结果多少也是因为他才发生的,不过筱田似乎并没有把归咎到他的身上。

“明白了。”陈启点了点头:“那我们就过去吧。”

不过,就像是在向陈启一样,陈启的肚子这下又咕噜一下地叫了起来,而且叫的要比以往都还要大声。

“……”这些陈启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花江依旧是微笑着:“在战斗之前,不先填饱肚子的话可是不行的喔。”

陈启闻言不禁微微有些脸红,好在这边距离灯柱有一段距离,在这样的环境下陈启的表情的变化也不易察觉,但之前也说了,他可不是故意饿着肚子的。刚刚还满满决心的声音,现在不禁又变得支吾起来:“那个……我身上没有带太多的那个……”

边上的筱田像是无声地叹了口气,用冷淡的声音说道:“别穿了女装就像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真是恶心,晚饭的话我请你好了。”

“……”

虽然不满对方说的话,但陈启现在也没办法硬气的说出老子不需要这样的话。

总之填饱肚子是第一要务。

屈服于食欲的陈启只能低头,他叫唤了一声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八羽大人,但是却没有回应。

陈启以为八羽大人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又呼喊了一声,但是依旧没有回声。

“八羽大人?”

只有漆黑的树影,被风撩动地虚晃了一下,但那里什么都不存在。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怎样
北京丰益医院李凤菊
亳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呼和浩特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沈阳哪家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