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东北矿区沉陷

发布时间:2019-09-16 18:47:08

  东北矿区沉陷

  9月24日晚,鸡西市一位叫白欣阳的女孩到底没能克制住舞蹈的冲动,加入到中心大街边一个跳街舞的方阵。这个大约30人的欢乐团队践踏起的黑色粉尘,很快让白欣阳脚上那双精致的白色羊皮靴变得面目全非,与此同时,高分贝的音乐湮没了这个街舞方阵跺击地面时应该产生的咚咚回声。   白欣阳的母亲说,那其实是在一面大鼓上跳舞。   有资料显示,在2400 平方公里的鸡西矿区地下,80多年的采煤史已制造出一个114平方公里的空洞,因这个采空区的存在而导致的地表沉陷区是193平方公里;而《人民》的一则消息更证实,在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这黑龙江省4大煤城的脚下,已经形成一个近500平方公里的塌陷区域,因此遭受直接影响的群众达30多万人。   白欣阳和她的母亲,便是这“受影响群众”中的一份子。   是房子在沉,不是路高鸡西地面有一景,很能吸引外乡人的注意,那就是路比房高。   白欣阳的母亲纠正说:是房子在沉,不是路高。   走进白家小院,需要下三个台阶,这位妇女说,在去年是两个台阶,前几年是一个,而再往前则是什么也没有,童年时的白欣阳骑着小车就进了自家的院子。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矿工院落下沉的速度是很可怕的——在过去的45年间,七台河市累计下沉了2.5-6.5米,而鹤岗市目前也正以每年130厘米的速度下沉。   鸡西市采煤沉陷治理办公室(以下简称“沉陷办”)综合科科长杨伟章说,煤矿开采破坏了岩体内部原有的力学平衡状态,使岩层位移、变形,岩体的完整性被破坏。随着采空区的逐步扩大,地表塌陷也会逐步扩大。由于地面沉陷,导致大量居民房屋下沉、断裂……   尽管这种灾难也有突然发作的时候——比如今年1月13日晚5时,鹤岗市兴安矿综采一队职工于庆军家正在做饭,突然屋内地面塌陷,形成了一个直径5米、深5米的大坑,屋内3人顿时跌落坑内……所幸抢救及时,三人只是骨折住院治疗。   来自七台河市沉陷治理研究所的统计数据表明:地面塌陷已导致该市949万平方米的地面建筑物受到影响,属于严重危房的已达120万平方米;与此同时,还有4350米的地下管道报废,4900米的地下通讯线路被损,4860平方米的城市主干道和6座大小桥梁受破坏;此外,地面塌陷还造成排水不畅,河水倒灌,地面积水严重,有近3000户居民受水灾;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商业服务点损失较大,有68个单位无法正常办公,53个商业服务点停销搬迁,32家工厂受到影响,6所学校不能正常上课;基本农田破坏严重,每年因地面塌陷毁坏农田1600亩,因河水倒灌淹地、毁林近千亩。   类似的统计在鹤岗、在双鸭山、在鸡西,甚至在东北其他着名的矿区城市,比如抚顺和阜新,都能不胜枚举。   曾经的欠账   今年6月的一期中国《周刊》曾经这样描述抚顺:如果把国家比作家庭,把城市比作孩子,那么,抚顺就是满脸抹着煤灰为养活这个家而卖力苦干的最为老实巴交的孩子——它没有丝毫心眼,没有想着退路,直至体力透支掏空了自己,需要大笔医药费获得新生。于是,它又成为这个家庭的负累……   黑龙江的4大煤城和抚顺有着完全相同的禀性。据不完全统计,七台河市矿区自1958年开发建设以来,已累计生产煤炭3亿吨;鹤岗自1945年建市以来,已总计开采煤炭5.5亿吨。有着80余年开采史的鸡西,其最高年份产原煤3100多万吨,至今还保持着年产2000万吨原煤的规模……   《人民》的文章在分析黑龙江这4座煤城的沉陷区形成原因时,曾经评论说:由于当年煤炭生产受“先生产、后生活”,“有水快流”等思想影响,城市建设规划滞后,城区在矿井周围自由发展,很多矿工及其家属就住在煤矿上方,街区坐落在煤田上方——也就是说,历史的欠账为今天的噩梦留下一个不小的隐患。   在鸡西矿业集团中的13个煤矿中,城子河煤矿是距鸡西市区最近的,但就是这个离市区不过4公里的煤矿,其5万名矿工及其家属,绝大多数散居在一个个名义上为“社区”、实际上与乡村无异的“自建区”内。即便是该矿所谓最好的总厂家属区,那一排排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甚至更早的宿舍楼,在眼里也只能用“简易”来形容。   64岁的刘素巧在1956年嫁给城子河煤矿的矿工李喜贵时,曾经和大伯子一家在一间屋子里共同生活了近两年的时间,随后她在另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简易公房里生活了15年,1973年,刘素巧和李喜贵领着他们的5个孩子,终于在一个叫二太堡的自建区里盖了栋属于自己的平房,面积80平方米。   “我这一辈子就住了10年的好房子,10年一过,地就往下沉了,山墙就裂了。”这位矿工的妻子和母亲说。二太堡的噩梦开始于1984年,“那一年,我们脚下的西斜井被承包出去,那些承包人疯狂地往外掏煤,把原本应该留着的煤垛子给挖了。”   最后的疯狂   如果你是一个下岗矿工的儿子;如果你又在北京服过3年兵役,还很不成功地干过2年买卖;如果你最后不得不回家替人开出租,在各种各样的高档场所“趴活”;如果你相貌堂堂还高大威猛,却至今没有一位可心的女朋友……那么你就有足够的理由成为一个愤世嫉俗的青年,比如李庆和。   李庆和有一项这样的本领,他能准确指认鸡西价值30万以上的轿车车主是谁,及其经营项目和资产规模,甚至车主们的发迹史和各种古怪的爱好,这其中,小煤窑主占了相当的比例。这位“愤青”甚至不无偏激地将采煤沉陷的主要罪责归于那些“贪得无厌”的小煤窑主。   2002年6月19日,在七台河市新华街居民住宅因塌陷而发生瓦斯爆炸事件后的第3天,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曾经派出一个9人专家调研组赴现场调研,在最后的调查报告中,专家组给出的结论是由于采矿活动过于频繁诱发的次生地面塌陷。   鸡西矿物局一位退休工程师证实说,采煤沉陷区的状况的确是在改革开放后出现加剧的趋势,这与大量私营性质的小煤窑存在有很大的关系,“早在解放初期,我们就对自己拥有的矿产资源的开采,有过一个比较详细的规划,那里是作业面,那里是保留区,规划图上说得明明白白……即便是现在,国营大矿也还是依规划行事;但那些小煤窑则不管那么多,怎么方便怎么来。”   面对类似的指责,接触到的几位鸡西小煤窑业主都不肯正面回应,他们只是一再强调目前他们的井口早就被政府炸了。   一个必须正视的事实是,类似鸡西矿业集团这样的国家大型企业其实一直在破产的边缘挣扎,就手边掌握的资料显示,这家声称总资产在59亿的企业在两年前负债率还高达98%,年亏损3.8个亿,10多万职工靠煤吃饭,它的吨煤成本却居高不下,是小煤井成本价的3至4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节节告败……   自2000年始,鸡西矿业的改革力度开始生效,井下生产能力得以恢复,企业经营逐步走出困境,加上国家对小煤窑的关停并转,客观上驱除了竞争上的一个强劲的对手——在这样的形势下,这个国有煤矿生产马力的加大当是意料之中的决策,但这项旨在扭亏脱困的改革,对目前已呈枯竭端倪的资源和命若游丝的生态是否构成威胁与压力?   正在治理   2003年1月,温家宝总理在辽宁阜新煤矿的井下和矿工们共度除夕。   在了解到采煤沉陷的现状之后,温总理下达了一系列“军令”:要在1到2个月时间内完成采煤沉陷区治理方案的论证和审批;方案经国务院批准后,辽宁省要立即组织实施,制定具体细则,到人,限期完成;这项工作涉及群众利益,必须坚持安全、效益、公正、透明的原则,要取得群众的理解和支持;中央和省都要增加投入,要真正让普通群众受益。   这些“军令”其实对整个东北类似的区域都有着非常现实的指导意义。有媒体报道说,其实针对沉陷问题,国家和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在努力治理。   以黑龙江的4大煤城为例。   七台河市早在1990年沉陷区搬迁改造治理工作开始之初,就出台了《采煤沉陷区房屋动迁安置暂行规定》、《采煤沉陷补偿费征收暂行规定》等地方性法规。先后投入资金2亿多元,按照“先急后缓、逐步搬迁”的原则,对部分居民房屋、学校及城市基础设施进行了搬迁、改造、维修和加固。全市对重要建筑物留设永久性保护煤柱,在可能的情况下,对地面密集的建筑群、居民住宅区采取区域性填充,对范围不大的村庄、民宅区等采取煤柱支撑法管理顶板。这些措施对防止塌陷的进一步扩大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市区还新建住宅面积32万多平方米,安置居民22145人。   鹤岗市在国家和省专项资金补助的支持下,集中力量在采煤沉陷区开展了搬迁、回填、加固维修及复垦造林等综合治理。鸡西市政府和鸡西矿业集团也多渠道筹集资金,对受损住宅、市政设施、学校、医院等公共建筑进行彻底治理。   从大面上看,沉陷区的治理工作正在卓有成效地进行中,各级政府从相关机构抽调人力组成的“沉陷办”也进行大量调查、核实和工程保障方面的工作。但在实际、具体的工作过程中,温总理强调的“安全、效益、公正、透明”的原则是否得到落实?受灾群众对“沉陷办”的工作是否满意、理解和支持?普通群众是否真正受益?   在城子河的二太堡社区,了解到居民们普遍对“沉陷办”划定的赔偿标准心存疑虑,比如前面提及的刘素巧那栋建于1973年的平房,赔付标准是每平方米88元,这位老人在扒了她和老伴的栖身之所后,可以从区沉陷办领到7000元左右的赔付;而就在此前没多久,居住在二太堡社区几栋公房里的居民却得到了每平方米328元的赔付。刘素巧因此追问:同样是砖瓦结构的房子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异?   鸡西市“沉陷办”位于鸡西站前路一个刚刚落成的商住小区内,在这个名为“红旗组团”的一块碑铭上发现,该商业住宅小区的开发商是鸡西市广厦投资开发中心,建设项目负责人一栏赫然刻着鸡西市“沉陷办”主任胥晓林的大名——此前“沉陷办”的一位工作人员已经证实,这个商住区确实是“沉陷办”的建设项目。据了解,“红旗组团”的均价是每平方米1280元,刘素巧可以用她所得的赔付,在这里购买5平方米多一点的面积。

旅游趣闻
阳江汽车网站
水瓶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