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神门 第九百七十五章 就问你扛不扛电

发布时间:2019-09-16 17:41:37

神门 第九百七十五章 就问你扛不扛电

“你觉得我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带在身上?”云轻舞自然是感觉到了方正直眼中的光芒,身体不由觉的再次一颤。

“带没带在身上,看过自然就知道了。”方正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的意思,因为,他非常清楚云轻舞的性格。

自己承认?

这种事情在云轻舞的身上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只能用抢的,所以,在话音落下的同时,方正直的手也朝着云轻舞脖子上挂着的吊坠一把抓了过去。

云轻舞反抗了。

而且,还是极尽全力的反抗,用拳来脚踢来形容都一点不为过,但是,她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点儿。

聚星境,在方正直的面前,真的是掀不起太多的风浪,别说是风浪了,就连一朵小浪花儿都没有。

方正直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只是随意的按云轻舞的脑袋往下一按,然后,顺势便将挂在云轻舞脖子上的挂坠给扯了下来。

“不行,你不能看!”云轻舞眼看着吊坠被夺,似乎真的急了,那是一种极少在她脸上出现过的表情。

方正直笑了,果然如他猜测的一样,《上古手扎》就藏在吊坠之中,否则云轻舞不可能会自乱阵角。

心念一动,他的意识便探入到了吊坠之中。

很快的,他就看到在吊坠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书藉,除了书藉之外,还有着一些阵法图和奇异的宝石。

当然了……

里面基本上有九成以上都是书藉,如小山一样堆起的书藉,每一本书藉,都有着一只拳头的厚度

不得不承认,云轻舞这妞是真的喜欢看书,而且,看的书还非常的杂,几乎什么样的书藉都要涉及。

可是,这么多的书,到底是哪一本呢?

正在方正直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也感觉到胸口处传来一种诡异的力量,那种感觉就像是有着什么东西要被抽离出来一样。

不好,中计!

方正直的意识飞速的从吊坠中收回,但是,已经晚了,一枚闪烁着莹莹光芒的吊坠已经出现在了云轻舞的手中。

那是在天禅山上,方正直从云轻舞手中夺下的吊坠。

而现在……

那枚吊坠却在云轻舞的手中。

“轰!”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便撞在了方正直的胸口,让他抓着云轻舞的手再也无法抓牢。

而与此同时,云轻舞也一把抢过方正直手里的吊坠,身体更是借着冲击力,飞速的从方正直的手中脱出,朝着远方飞了过去,速度快若闪电。

方正直知道,这枚吊坠除了可以储物之外,其实本身还是一件可以抵抗冲击力的强大宝物,只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云轻舞居然能把这枚吊坠从他胸口的“沧海一界”中,给抽离出来?

难道,这妞在被自己抓住的时候,其实便已经想到了?

在明明已经确定了方正直的身份情况下,却还是没有马上表现出“拆不穿”,或者已经“拆穿”,而是按照最惊险的方式,喊着:“我肯定你就是方正直。”

能够把戏演到这种程度,真真假假,让人无法捉摸。

如此忍耐力,果然不愧是云轻舞。

不过,云轻舞现在应该是真的被自己给逼急了,否则,应该绝对不会在眼前这种时机下强行出手。

毕竟,妖魔大军还远在身后。

而在方正直的后面,跟着的又是人类联盟的弟子,这种情况下,云轻舞勉强脱困,又能往哪里跑?

“云轻舞,你跑不了!”方正直看着不断朝着前方跑着的云轻舞,心里也多少有些觉得好笑。

以前,他所看到的都是一堆坏人追着一个弱小女子,然后,将弱小女子逼入到墙角时的那种笑容。

而现在,在他的脸上,就有着这样的笑容。

往哪儿跑?

云轻舞根本就没有地儿跑啊!

“方正直,你别逼我!”云轻舞一边跑的同时,也一边回了一句,只是,速度却丝毫没有减慢的意思。

不过,再不减……

也就那慢吞吞的速度。

直白一点说,方正直觉得自己甚至只需要最多三个呼吸的时间,就又可以把云轻舞重新抓回来。

“我就逼你了,你又能如何?”方正直看了一眼已经跑得老远的平阳,又看了一眼还没有完全跑远的云轻舞,决定,还是先把云轻舞给抓回来比较妥当,毕竟,迟则生变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云轻舞现在是真的知道了他的身份,这种情况下,他就更不可能再放过云轻舞了。

“我们谈个条件。”

“什么条件?”

“只要你答应我,不去寻找神源,我就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呵呵,你觉得这个条件,我会答应吗?”

“还有……我……我可以让妖魔两族重回十里大泽,百年不出,并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关闭妖魔两界神门的方法!”

“嗯?!”方正直听到这里,心里也多少有些惊讶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云轻舞居然会被逼得开出这样的条件。

这哪里还是条件啊?

简直就是停战的协议啊!

只不过,云轻舞为什么会连这样的条件都可以答应?那个神源,还有不能打开的坟墓,里面到底有什么?

方正直的心里多少有些好奇。

有一股冲动在不断的告诉他,找到神源,打开那个坟墓,但是,又有着一股理智在提醒他,未知的机遇中,也同样存在着未知的恐怖。

当然了,这些事情都是后话,不管如何,是答应条件还是不答应条件,先把云轻舞给抓回来再说。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你别跑了。”方正直决定诱敌以深入。

“我不信。”云轻舞头也没回的说道。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方正直已经到了云轻舞的面前,然后,顺手就是一记掌刀,拍在了云轻舞的后颈处。

果然,云轻舞最大的弱点就是自身实力太菜。

方正直顺手就将软倒的云轻舞抱了起来,同时,也将云轻舞两只手给掰开,准备将两枚吊坠重新抢回来。

可是,让他惊讶的是,云轻舞的手里根本就没有吊坠。

“……”方正直终于知道云轻舞为什么明知跑不了,还非要强行跑了,因为,这妞根本就从来没有想过能跑掉。

从始至终,云轻舞的目标都是吊坠。

吊坠到了她的手里,再想要拿回来,就特么真的有点难了……

到底会在哪里?

是藏在身上其它的地方,还是丢在了路上?

方正直的目光看向身后,在那里有着流着光芒的浓厚白雾,想要在这种白雾里面找两枚小吊坠,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而且,平阳还跑远了,他不可能就这样丢下平阳不管!

最主要的是,在他的身后还有着人类联盟的弟子和妖魔两族的大军正拼了命的朝着他追过来。

先把平阳抓回来?

然后,再跑回去找吊坠?

特么的,他现在哪里有这么多的时间!

而且,退一万步说,云轻舞是不是真的把吊坠丢在地上,还真的不一定,毕竟,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测。

没有办法,方正直只能继续往前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发现,原本正跑在前面不断念叨着的平阳,一下子就不见了。

不会吧?

这种时候出什么幺蛾子!

刚准备冲过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平阳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是,与刚才相比,却明显平静了很多。

而且,还在不停的晃着脑袋。

“平阳。”方正直喊了一句。

“咦?你怎么还没有跑出来,太弱了,本公……呃,我可是一路杀过来的,杀了不知道多少妖魔呢!”平阳回头,一双清晰如水的眼睛望向方正直,看起来似乎非常的得意。

“杀了不知道多少妖魔?”方正直是不会信的,不过,平阳看起来应该是从幻境中自己脱离出来了。

只是,平阳是怎么脱离出来的呢?

方正直不是太清楚,但是,很快的他就明白了,因为,在他快步跑到平阳身边的时候,脚下就一脚踩空了。

然后……

他就抱着云轻舞一头裁了下去。

“扑通!”狗吃屎自然是不至于,可是,在抱着云轻舞的情况下,他这一跤还是摔得相当的结实。

不过,好在有云轻舞当垫背的。

“妈个蛋!”方正直心里真的想骂人了,这特么是谁设计的,在白雾边缘突然搞了一条深坑。

这不是专业坑人是什么?

“哈哈哈……”平阳笑得非常开心。

但方正直却看到,在平阳的额头上,有着一块不大不小的尘土,显然,平阳这妞刚才应该也被摔了一摔,而且,还很有可能是被摔得清醒过来的。

难怪,一下子不见了。

方正直自认智计超群,可是,终究还是没有算到平阳刚才是因为摔到坑里,所以,才会一下子不见,又一下清醒过来的。

果然是……

大智若愚啊。

正在方正直准备教一下平阳做人的基本礼仪时,也突然发现,在他的前面,那些泛着流光的白雾已经不见了。

没有了流光的白雾,有的只是九根巨大的黑色锁链。

九根锁链,仿佛锁住了九个不同的星位,从他所站立在的位置处开始,一直向上延伸到头顶上方。

而在九根锁链通向的位置,则是一片黑色的浓雾,里面还有着一道道时隐时现的紫色闪电。

“这些锁链?!”方正直的目光落在九根黑色的锁链上,这些锁链的材质,同样与他在天外星空中看到的锁链材质一模一样。

但是,这却是他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看到这些黑色锁链,而且,从粗细上来看,这些锁链似乎比天外星域中那些锁住黑色巨石的锁链要更加的粗壮,每一根锁链都有着最少五个人高的粗细。

九根锁链连接着天上的黑雾,看不清上方有什么,也看清前方有什么,似乎这里与刚才的白雾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咔嚓!”一道闪电落下,落在九根锁链的中心,发出一声巨响,而与此同时,九根锁链上也出现莹莹的紫色雷光。

“看来是要往上走了?”方正直在惊讶之余,目光也紧紧的盯在头顶上方的黑雾中,即使是他开了鬼道之眼,也看不到里面到底有什么。

到底是什么?

不单有着和天外星域一样的黑石,还有和天外星域一样的锁链,这个残破的黑石宫殿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嗯嗯,那我们快走吧。”平阳显然是没有什么危机感,有的更多的是兴奋,还有对未知的好奇。

“走?你扛不扛电?”方正直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

“啊?”平阳张了张嘴巴,一脸的迷惑。

“你看锁链上面。”方正直有些无奈的指了指锁链上面泛起的雷光,如果他猜得不错,头顶上方的黑雾,应该是一片雷云。

雷云笼罩在黑色的锁链上方,应该会不定时的落下雷电,然后,这些雷电便会由锁链重新传回上方。

接着,当雷电重新回雷云后,又会引起新的雷电落下。

如此反覆,无限循环。

平阳被方正直一指,自然也看到了黑色锁链上面的雷光,清彻如水的眼睛眨了眨,似乎也很快反应了过来。

“我扛不扛电不知道,但是,云轻舞肯定是不扛电的!”平阳一边说的同时,也一边将小脑袋扬了扬。

“所以呢?”方正直反问道。

“所以,你应该考虑的是,怎么样扛着她爬上去!”平阳一脸理所当然道。

“爬?我不需要爬,我有翅膀。”方正直淡淡道。

“……”平阳原本还一脸看戏的眼神,顿时就呆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方正直怀里的云轻舞,又看了看方正直:“你要是用翅膀,她不就能猜到你的身份了?”

“对啊。”方正直点了点头,接着,也随手将怀里的云轻舞翻了个身:“不过,她已经被我打晕了。”

平阳的嘴巴动了动,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耳边也再次传来一个声音。

“要不要我带你飞?”

外用跌打损伤产品有哪些
活血化瘀消肿吃什么
小儿厌食怎么办
小孩健脾的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