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劫修传1856章驱水追敌蕴奇谋

发布时间:2020-01-25 00:14:05

劫修传 1856章 驱水追敌蕴奇谋

c_t;九辆银车上的修士初见大水倾泻而下,倒也不慌不忙,仙修之士何惧水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就算不是不察,灵兽受些折损,灵禽总不可能坐以待毙。

诸修士齐齐摇动青旗,御使诸多灵禽向玄武攻来,哪知玄武用与,自然是与众不同,那大水摭天般落下,打在身上,就如铁石一般,且那灵禽一旦羽翼沾湿,就再也振翅不得了。

原来玄武最擅用水,别瞧是一滴水,其中却蕴玄机,大藏法则之力,那一滴水就是千斤,试问寻常灵禽又怎能撑得住reads;。

火凤弟子见灵禽纷纷坠地,这才着慌起来,向地面瞧去,那些不知水性,又不知遁空者,已在没顶的水中挣扎起来,眼瞧着是没活路了,诸多灵禽亦是半浮半沉,九生一死。更有许多灵兽浮在水中,情形堪忧。

火凤弟子慌忙摇旗大叫,令数万兽禽速速后退,其实不用火凤弟子下令,那兽禽大队就将后队转前队,就要冲出此地去以,以逃此水厄。

哪知没逃了几步,原承天已在空中现身,就见他双手一拢,两侧山峰便轰隆隆合拢了来,竟将兽禽大军的后退堵住。这时身后大水已然汹涌而至,数万兽禽大军皆被困在水中。

火凤弟子见空中落水,后路被堵,立时就有六辆银车冲向原承天,另三辆银车,则是冲向玄武。只盼好歹能杀出一条血路,也免得尽数死在这里。

原承天摇了摇手道:“不要来!“

就从怀中取出一面黄旗来,将那黄旗一摇,一面金印自空中打来,顿时将一辆银车打落于水中。火凤弟子见他亦会祭旗施印,皆是大惊失色。

这时五辆银车已到原承天身边,数面黑旗齐摇,只盼压住原承天修为,若原承天没了真玄,又如何祭宝?

本来原承天已启灵台,那灵气不绝而来,便会压制,也可施宝了,不过既见银车离得近了,就取神枪在手,或施压杀,或祭灭法,竟是一枪一个,连挑三辆银车。剩下二辆银车哪里还敢上前,急忙惊呼后退。

这时另三辆银车已冲到玄武身侧,只盼驱走玄武,那大水便不再落下,玄武也不理,只管倒水。他得了原承天吩咐,那水不可漫过灵水城,因此不停细心查看,此时水势已大,眼瞧着就要漫过灵水城了,城中修士皆在叫嚷起来。()

玄武正要收水,此时又恰逢三辆银车赶到,玄武正要腾出手来施宝,身后又来了一辆银车,却是城中那位随行修士得了原承天灵符,此时正在祭符了。

就见这修士将灵符拍来,那灵符散裂之后,就发出万道金光,此光罩在水面上,那水面顿时也金光灿灿。三辆银车只管冲上来,要破水而出,来攻玄武,哪知银车撞上水面金光,便是一声巨响,竟将银车车顶撞得七歪八斜reads;。

玄武这才知道,原承天这道灵符暗藏造化之能,那水面被这金光一照,真个儿是固若金汤,宛如铁质,此为化水成金之术。火凤弟子不知就里,就这么一头撞过来,又怎能撞得开。

那水面有金光罩住,水中修纵有法宝神通,也难破水而出,这就将数万兽禽牢牢困在水中了。

城中修士见那数万兽禽一时不死,只在水中挣扎,无不觉得大快人心。本来还担心水势过大,淹了城池,此城城禁虽强,那大水四面涌来,只怕仍会伤了城禁,如今见水势不涨,这才放心。

赵定一哈哈大笑道:“这数万兽禽要尽数死于此处了。这等孽障也有今日,瞧来好不痛快。“

黄衫修士见元风驰大展神威,原承天只凭区区数人,就困住数万合兽禽大军,面色亦多出一丝激动之色来。

那城中修士虽各有所属,但既来北域,御劫之心却是相同,大能修士要争权位,寻常修士只盼着北域海晏河清,早止兵戈。如今五境神君面对兽劫束手无策,原承天却力拯狂澜,诸修的心思自然就活泛起来。

却见数万兽禽在水中挣扎,此刻已是伤损大半了,唯因诸多兽禽皆具仙基,一时也不得尽死,但皆是奄奄一息。且那水面上有金光照耀,水面如铁,若想逃出水面去,那可比登天还难了。看来只需诸修杀到,就可轻易收割了诸多兽禽的首级。

城中修士瞧出便宜来,纷纷请战,就连黄衫修士身边的几位同党也是按捺不住了。

黄衫修士知道敌我大势已不可逆转,想起先前诸多惨败,今日正好报仇,便喝道:“你等要去杀敌,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只是城外水势浩大,若是不知水性者,万万不可杀出去。”

诸修齐皆应了一声,道:“我等明白。”

黄衫修士将令旗一挥,大喝道:“大开城禁,我等杀出城去。“

只见城中那面赤旗猛然将光芒一收,城禁已开,千余修士杀出了七八百名去,便是不善水性者也冲出来不少。

然而城中修士来到城外,却被那金光所阻,怎样也沉不到水面去,诸修拿着法宝兵器一阵乱打,那金光仍是岿然不动。

原承成天瞧着诸修云集而来,却难以打破金光,心中只是叹息,他以水攻之策困住兽禽大军,本已是有伤天和,又怎容诸修乱杀兽禽之众,需知那兽禽愚钝,本也无辜,不过是受人利用罢了,但能容情之处,自然要开一面,只找火凤弟子算账罢了。

他在水面上设此造化真言,化水为金,除了阻止兽禽乱逃,亦是要防城中修士出来胡乱厮杀。而今日在灵水城边设此水攻之策,其意一来是要让试验此策,以图日后大用,另一层含意,更是意味深长,不便对人言了。

这时水中火凤弟子见上逃不得,只能在水里觅生路,就见诸多火凤弟子齐掐避水诀,护住自身,免受大水所苦,其后就同时摇动黄旗,祭出金印来,向两边山峰打去。

两侧山峰虽高千丈,又怎能禁得这金印法宝,只打了两三印,就在一侧山峰中打出一个大洞来,那大水就带着水中兽禽,向那大洞中涌去。而城外大水忽然寻到了出处,水势也顿时减弱了不少。

水中兽禽一阵欢呼,齐齐向那大洞处涌去,其实也不需过多用力,那水势早就挟裹着诸多兽禽,涌向那处大洞了。

黄衫修士瞧见此景,大叫道:“这可如何是好,怎的就让他们逃了去。

火凤弟子见妙计得售,皆是精神大振,接连又是几印,顿时将那阻水的山峰打得塌了,城外大水倾泻而出,顿时就只刷下数尺水罢了。

这时火凤弟子与诸多兽禽怎敢恋战,皆踏过缺口向前,黄衫修士见此,皆是顿足叫嚷起来。

原承天悄然向玄武传音,玄武会意,在空中喝道:“莫要逃!”用手那地面一指,就见那大水复又聚拢了来,只在兽禽大军身后奔涌。

这七河八川之水,可抵得百万雄兵了,诸多兽禽刚刚逃出大劫,哪知回头一瞧,身后又是白水滔滔,吓得怎敢停留片刻,齐皆向前奔逃。

玄武就驱着这股大水,在兽禽大军身后造赶,那兽禽大军逃得快,这大水就奔得快,双方始终只有一箭之地罢了。

这时剩下的几辆银车亦不敢回身接战,只知领着诸多兽禽逃窜,若遇山峰,也来不及攀爬了,就急急祭出金印来打通道路。只因那身后水势浩大,若是稍停片刻,可不就是重蹈覆辄了。

如此逢山便祭印开路,那大水果然淹不到兽禽大军,火凤弟子自以为得计,心中稍安,此战虽折损无数,若好歹能带赵一半兽禽,也算是将功抵过了。

一追一逃之间,很快便到两境交界之处,遥遥看见交界处的高山横亘在前,火凤弟子不由得心慌起来。若不能尽快打通此山,这万名兽禽只怕仍要死于此处了。

诸多火凤弟子齐齐上起,纷纷打出金印,然而那两境之山极高甚广,金印虽是厉害,一时间也难以打通道路。

玄武见到这两境高山,立时明悟原承天用意了,原来原承天是想借这火凤弟子之手,打通两境高山,好让两境水路互通,十万水族就可悄然潜进箕水境中去了。=$]

此时她若想停住大水,倒也是轻而易举之事,但就怕此举令火凤弟子生疑,原承天的妙策岂不是功亏一溃了?

既不能放缓水势,更不能上前去助火凤弟子打通道路,玄武正在着急,就见山顶处飞来一辆银车,车上有两名修士,其中一名红袍修士喝道:“师弟们莫慌!”手中银光一闪,便祭出赤刀一口。

此刀在空中一晃,竟发凤鸣之声,便长成百丈巨刀,那刀身侧,亦有一只虚凤相随,这银刀向下一落,就将整座山峰自顶部劈开,直达山根。观此刀神通,丝毫不亚于水部斩岳神刀了。

山峰既被劈开,顿时形成一道极深的山谷,火凤弟子急忙御使兽禽向前,那兽禽知道这是唯一生路,怎恐落后,齐齐涌上前去。哪知就在谷口挤成一团了。

红袍修士皱眉道:“这虚愚钝之徒,怎堪大用。”急忙再祭银刀,又劈了两下,便劈开两道山谷来。诸多兽禽这才得了生路,纷纷穿山过谷而去。

这时玄武亦驱水赶到,然而兽禽大军既然已经穿过山谷,以箕水境之广之阔,这七江八川之水已无大用了。

银车上那名红袍修士双目如电,在玄武身上扫了一眼,就转身驱车而去。

...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电话预约
阜新市第二人民医院
江西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六盘水癫痫
广东银屑病权威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