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乾坤召唤 第六百九十六章 远古秘事(8)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5:13

乾坤召唤 第六百九十六章 远古秘事(8)

这几年,随着实力的节节攀升,寻常海洋动物身上的死气显然已不能满足需求。以少年目前的境界,每一次深夜去远海,必须得牵引七星以上的魔兽提炼其体内血脉精华和死气。而由于八星以上魔兽已拥有高等灵智,每每被迫震慑引来,还需要动手擒杀。可谓沿途所过,数中高级魔兽族群泯灭,尸横遍海,所获血丹要么被贪吃蛇吞掉,要么被提炼殆尽。那种血腥场面,有时让张浩看了都不禁觉得心寒。

可是,这么一位心性冷厉,杀伐果断,视生命如草芥的少年,面对感情几乎与白痴没什么两样。作为旁观者,张浩哪里看不出桃子的心思?只是爷孙两人不管暗示还是明示,根本敲不开少年榆木疙瘩的脑袋。终不得不想出提亲这个路子,即使这样,仍是拖了一年多时间,没见任何成效。虽説张浩自认为自己不算什么情圣,对于感情之初,他确实也懵懵懂懂,但真正直视心意后,他绝不会如此拖泥带水。而少年这一年多的表现每每都让人抓狂不已,只不过失望到达一定程度,除去叹气,他别他法。”xiǎo説“xiǎo説章节

安静的宅院里,少年回到桌旁,眉头紧锁。他倒不是不可以将神魂力散开去感知屋内的情景和对话,而是一次偶然之下,他曾有一次祭出神魂力去感知外面的世界,所换来的结果便是当时修行后山方圆数十丈面积的草地成为了一片草木枯萎的废墟。不得不説,如体内蕴养的猩红力劲一样,他所凝神魂力有着一种天然强横的腐蚀力。用‘但凡所过。赤地千里’这八个字来形容。毫不过分。自那之后,在这个家里,为怕伤害到自己在乎的两位亲人,少年再也未将神魂力外露过。

“吱呀”

时间过去半晌,当房门再次打开,桃子和谢老者相伴而出。望着两人笑容满面的模样,少年的脸色阴晴不定,不zidao心里在挣扎些什么。

“坤儿哥哥。我这就去城里,回来用不用给你带些什么东西?”

目光一扫,看到桃子肩膀上斜跨的xiǎo包袱,少年腾地一下站起身子,闷声闷气的道:“你不准去,我不准你去。”

“为什么?爷爷昨天给杨大婶已经説好,甚至有两家聘礼也都停当,这两天随时会过来。”闻声,桃子本要出门的步伐一顿,似乎为少年霸道的语气觉得有些忿忿。

“咱们家又不缺钱。那么着急要聘礼干什么?真需要钱的话,我让贪吃蛇引来海鲜去卖!”

“坤儿。这不是钱不钱的enti,桃子已经是大姑娘了,按咱们村里的习俗,早两年就该出嫁,结婚生子,养儿育女,这样才算一家人要过的日子。不然没几年我这把老骨头散架,桃子依靠的咋办?”眼瞅着话都説到这份儿上,少年仍磨不开脸面,老者急的胡子乱吹。

“没事,以后我来照顾桃子,我来做她的依靠。爷爷放心!”少年拍着心口保证道。

“算了,我还是去城里吧!”桃子嗔怪的一跺脚,甩起两根大辫子,气呼呼的转身朝院门行去。这一刻,就连张浩都恨不得起身去踹那院中少年一脚。

“坤儿,我问你!你就给大爷来个痛话,桃子要是跟你,你愿意不?”见到桃子已走到院门,少年虽説一脸心急,却仍不为所动,谢老者沉叹一声,索性直接问出口。

“我愿意,我一百个愿意!我一直张不开口,是因为怕桃子不愿意!”听到这话,少年激动的走前两步,一连串的话出口,望着桃子骤然停下的背影,他满脸紧张,生怕接下来会遭到拒绝。

“你就是个楞货,我从十四岁等你这句话,足足等了三年!”

那一句也不zidao是哽咽还是委屈的话出口,望着桃子不顾一切的反身跑回来,一头扑入少年的怀里,院墙上的张浩由衷松出一口气。

远古正源dal上,普通人和修行者之间的距离远超寻常想象,哪怕只是一位召唤行师或名师,在这样偏远的xiǎo村镇或城市里,都绝对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存在。要zidao,这些年来,少年和谢家爷孙没少往水航城跑,可即使拜访那位曾治疗谢老者腿疾,在城内都极有名望的一位宗师境医师时,对方见到少年后,也是毕恭毕敬,不然的话,如此存在,如何会屈尊亲自为一位乡村老头治病?

一直以来,少年虽説是家里的一位亲人,但在谢老者和桃子心里,神秘的前者与城内那些大人物并多大区别。这样的人,又怎么肯娶一位普通的乡下丫头?这也是爷孙两人即使发现少年有些心思,却一直没有厚着脸皮挑明的大原因,而至于后者,则完是因为脸皮薄的enti。因此,纵然一直旁观的张浩为两人着急,也不得不在平淡中语的等待这么多年,才盼得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座富丽堂皇的气派宅院,后靠草木葱郁的大山,前有一片人为开通的大湖,内里厅廊十八转,房屋上百座,假山遍布,绿树茵茵。一眼望去,单单那气派,就肯定是有钱人的宅院。甚至不夸张的説,即使在百余里外的水航城,城里也难能见到如此规模的房院。这座宅院,在水飘村遍布土房和草房的大环境下独树一帜,正是贾家的产业。

偌大的庭院正厅里,当首一把虎皮擅木椅,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那虎头还不是寻常猛虎,乍看之下,柔软的皮毛上似泛起荧光diǎndiǎn,明显生前起码是一头七星虎型魔兽。此时,一位油光满面的中年人,眉目间自然流露着一股阴狠之意,手中握着一串上好能量晶石串成的珠子,手指轻拨。老神在在的半躺在虎座上。闭目养神。

虎座下方。两侧分别站着七八个汉子,目光按扫间,当转到座上中年人身上后,眼神里不可抑制的流露出些许惧意,看模样,对后者很是敬畏。

“老爷,您这六七年一直待在城里,从未回过水飘村。家里的事务大家处理的也是尽心尽力,从未出过什么大的差错,船队的收入虽不説每年都有递增,可靠海吃饭也得看老天爷,总没有出过太大的浮动。您这次回来,到底是因为何事?”见气氛在沉默中越加压抑起来,当首一位脸色献媚的清瘦老者开口问道。确实,在场众人中,前者不仅是贾家的管家,而且还算是贾老二的岳父。是有资格能率先发问。

“怎么,难道这家久不会来。老丈人就觉得我不能回来看看?”手中珠子一顿,手掌微微撑起,将之重戴回手腕,贾老二缓缓睁开双眼,眸中自然流露出的上位者气度,随意一扫,便让两侧众人颤颤巍巍的垂下脑袋,看模样,此人平时驭下肯定极其苛刻。

“您看您,话哪能这样説,这家还是老爷的家,您什么时候回来,家里上上下下都双手欢迎。只是平时您都住在城里,这猛地回来,又没有打招呼,都以为是出了什么漏子,惹得您不高兴了。”清瘦老者连忙摆手解释。

“能出什么漏子?难不成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暗地里做着其他买卖?”闻声,贾老二转眼看向老者,眸中闪出的疑惑之色,让后者脸上的笑容一僵。

“老朽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再者説,皮儿是您的四夫人,又是我唯一一位女儿,咱们怎么算都是一家人,我暗地里搞xiǎo动作能落多大的好处?”其实管理数十支船队,油水多少谁都会捞diǎn,只是这些蝇头xiǎo利上位者心知肚明,下位者也是有所克制,倒也妨。此时,老者脸上摆出一副天大愿望的神色,一番话説的倒也委屈不已。

“得得!这次回来倒也事,现已经开春,再过不足两个月船队便开始忙碌起来,我这次回来,从城里弄了不少鲜玩意和吃食,准备临近犒赏一下儿郎们,争取今年来个大丰收。”贾老二随意摆了摆手,这话出口,在场众人明显松出一口气,因为前者回来时,确实拉了六七车物件。

“都散了,伯老留下,我有diǎn事要问。”

“大家先下去准备吧,通知船队和船员,这几天准备来贾家大院举办酒席。”闻声,姓伯老者挥了挥手,旁边众人连连应是,朝贾老二恭敬行礼后,便缓缓撤出大厅。

半晌后,见得厅内只剩下自己岳父,贾老二眸中泛起些许莫名的精芒,道:“咱们村这几年何时出了大福人家,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过?”

“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该不会是哪个船队出海,弄了宝贝,没有上缴?”眼看伯老者脸上的困惑,贾老二目光如电的道。

“这个真没有!您又不是不zidao,之前王赖子一家灭门的事出来之后,哪个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偷偷捞食?何况真要有这么一号人,恐怕直接带着老婆孩子离开水飘村了。这几年来,倒也没听过哪家离开,再説数百里村镇里,哪一个村能赶上咱们村生计好?”

“説的也是!这不三天前,我收到消息,村里有一家子在水航城定了几套家具,是好东西。折算下来,怕得有二百枚上品力石,大概后天会去取。我就是好奇,顺便问上一句。要zidao家里一把手的船把式一年也不过六七十枚上品力石的供奉,这么破,可不是寻常人家能够出起的吧?”

“您这么一提,还真有一件事有diǎn怪异。”

暗暗diǎn了diǎn头,伯老者沉吟道:“这些年谢老头可是飞上了枝头变凤凰,家里不zidao哪来了一个臭xiǎo子。反正五六年来,他们一共去过鱼市四次,每一次都是贩卖清一色的宽背八纹虾和大钳短尾蟹,数量也不多,六七只的模样。之前他那去世儿子欠咱们的钱,早已还清。现在日子过的挺滋润,他家孙女偶尔去趟城里,捎回来不少好吃的,挨家挨户也是发过不少次。”

“宽背八纹虾和大钳短尾蟹?一支船队出海,运气好也不过弄上十多尾,运气不aode话,几十条船一趟回来弄不来一尾!他一个残老头和一个臭丫头,哪能有这么大本事?”贾老二轻咦一声,显然有些出乎预料。

“这事我也不太清楚。”

接触到贾老二询问的目光,伯老者脸色犯难的道:“他家的那个野xiǎo子平时里很少露面,但凡出现也是一尊大黑袍遮身。不过这xiǎo子很是诡异,年纪轻轻长着一双白色眼眸,脸色纵使苍白一片,乍看上去就像是活死人一样,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之前村里有几位与谢老者关系bo的人窜门,据説一靠近那xiǎo子身周一米距离,就有一种冰冷刺骨的寒意。时间久了,现在他们家也是少有人敢去。”

“白色双眸?在水航城,我偶尔能与城主见上一面,他老人家可是一位神仙级的人物,召唤圣师级别的高手翻手覆云,挥手倒海,以大人的见识也从未提过这dal上有白眸的人类物种啊!”

双眼微微眯起,贾老二迷惑不解的自言自语一句,沉吟半晌后,他开口道:“明天我亲自带人去谢老头家看看,要是没什么特别,就算了。要是他当真有好东西掖着藏着,倒不了弄回来一件宝贝。”

“宽背八纹虾和大钳短尾蟹少身居于深海二百米的距离,这残老头带个臭xiǎo子有何能耐能在几年里连续得手?运气好也不keneng!这中间一定有蹊跷!”(未完待续……)

航天中心医院
西安市长安区妇幼保健院
四川白癜风治疗费用
衡水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天津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