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当代天师 169章 所谓天才

发布时间:2020-02-14 21:38:05

当代天师 169章 所谓天才

虽然了解陈自蛮能够蹲在那里几个小时不动弹,也不会觉得乏味,但陈自默也不忍心已经开了窍,事实上不再憨傻野蛮的蛮哥,每天无所事事地守着他,那是浪费时间,也是对生命的不珍惜,不尊重。

于是陈自默突发奇想,有一次周末回家,委托来看他的王辉和杨强斌,帮着找来了小学的语文、数学课本,闲时就亲自教陈自蛮识字算数——暑假开学后至今,陈自默闲暇的时间确实挺多的,除了上课时间认真听讲,放学完成老师留的作业和一些复习资料之外,他根本不会在学习上多耗费一分钟的时间——期中考试时,他是理科班全年级第一名!

已然多开出一窍的陈自蛮,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就意识到了不妥,他咧嘴向弟弟露出歉疚的讪笑,继而低下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灰溜溜地走了出去。乐文

陈自默哭笑不得,摇摇头,看向仍旧被陈自蛮的浓烈杀气给震慑得一个个瞠目结舌的同学,道:“对不起,我哥他这人性子有些直,不过,他平时人很老实的,大家别介意。”

话音未落,教室内压抑可怕的气氛,瞬间消散一空。

同学们都禁不住松了口气,浑身紧绷的神经线放开,面面相觑着,很多人更是忍不住暗暗腹诽:“你哥平时人很老实?亏你陈自默说的出来……”

“老实人能张口就恐吓要杀人吗?”

“那就是个傻子!”

其实大家都知道,陈自默有一个憨傻的哥哥,以前每逢周五放学后,就会蹲在校门外等候陈自默

,周日还会送陈自默来学校。不过,没人敢把心里的这番话说出口,毕竟邓子项前车之鉴,陈自默一身功夫了得,他那傻哥哥,更是可怕!

陈自默没有在意同学们的心思,他打开书包,把里面的几封信抽出来交给曲佳佳,微笑道:“帮我把信回给几位同学吧,谢谢。”

“哦……”曲佳佳红着脸接过信,快速塞进书包。

苏莹莹忍不住起身快步走过来,面露忧色和心疼地问道:“陈自默,你,你的腿怎么了?”

“哦,突发性的神经问题,双腿没有知觉。”陈自默笑了笑,道:“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的恢复吧,当然,也有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

“你难道……”苏莹莹轻咬朱唇,说不下去了。

“难过,伤心,或者绝望么?”陈自默微笑着摇摇头,道:“已经是这样了,我再怎么难过也没用,何不把心放开,高高兴兴的?况且,我相信自己会好起来的。”

苏莹莹眼眶中浮起了一层水雾,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道:“嗯,一定会好的。”

“当然。”

……

出乎陈自默的意料,他本以为自己现在这般身体状况,必然会很导致那些爱慕暗恋自己的女生们就此死心,却不曾想到,高中年龄的女孩子们,还没有那么多的世故,对于爱情认识正处在一种想象中的美好纯净中。她们不会去考虑一个双腿瘫痪的废人,会在真正的生活中给家庭和亲人带来多大的生活压力,有多少生活的不便,反而会去幼稚地想象着,甚至希冀着,也只有这种情况下的不离不弃,才是真爱啊!

更何况,陈自默是那么的好看,而且他不再如以前那般高冷,他那双眼睛,是那么的迷人,他的表情,气质,让人只要看着他,就会觉得很舒服。

如果靠近他,就会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所以陈自默用退信的方式,给那些女生们敷衍回复之后,很快就又收到了比之前还多的信,足有十几封。

内容不乏同情和安慰,更有直接表示不在意他的双腿瘫痪,愿意照顾他一生一世……这让入了醒神境的陈自默颇有些烦恼和无奈,干脆不再回复了。

开学半个月后,文理科分班。

陈自默选择了理科班——倒不是完全为了听从穆仲秋的“命令”,而是,醒神那一日,他心神出游观风云,知晓了卷轴在二战前后给整个世界科技带来的飞跃发展,从而确定,通玄经上卷内的术法知识,不仅仅是玄妙绝伦的术法,更是一种更高文明的科技,或者说,这就是科学!与人类科学之间,并非是意识形态上的相悖,而是,共通的。

集通玄经上下卷于一身,又有了醒神之境的陈自默,很想去探索一下,科技与通玄经之间合作,能带来什么?

1999年下半年,燕南市第一高中的校园里,同学们最常见到的,与校园生活似乎格格不入的一幕,就是一个肤色黝黑的瘦小年轻人,推着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相貌清秀白净的学生,在校园里悠然散步。

每每有同学上前打招呼,推轮椅的年轻人就会露出憨憨的笑容,而坐在轮椅上的男生,则是面带春风般温煦的笑容,和人简单地谈上几句。

几乎所有人主动上前和陈自默聊天,都会有相同的感觉,很舒服,却也不会聊得太多。

不是陈自默几句话就让他们无话可说。

而是每个人发自内心的,不想多打搅陈自默,那样他们会觉得冒昧,会愧疚……

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在午后洋洋洒洒地落下。

懒得让蛮哥抱来搬去的陈自默,饭后就坐在轮椅上小睡了一觉,看着外面落下了小雪,就招呼蹲在门口捧着一本小学语文书愁眉苦脸阅读的陈自蛮,推他到外面走走。

虽然了解陈自蛮能够蹲在那里几个小时不动弹,也不会觉得乏味,但陈自默也不忍心已经开了窍,事实上不再憨傻野蛮的蛮哥,每天无所事事地守着他,那是浪费时间,也是对生命的不珍惜,不尊重。于是陈自默突发奇想,有一次周末回家,委托来看他的王辉和杨强斌,帮着找来了小学的语文、数学课本,闲时就亲自教陈自蛮识字算数——暑假开学后至今,陈自默闲暇的时间确实挺多的,除了上课时间认真听讲,放学完成老师留的作业和一些复习资料之外,他根本不会在学习上多耗费一分钟的时间——期中考试时,他是理科班全年级第一名!

本就天生聪慧的陈自默,入了醒神境之后,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传说中的“过目不忘”

而且他根本不需要去多做题,掌握了基础知识在心,听过了老师讲过的诸多要点和做题技巧,那么只要不是过于超前的知识问题,他都能轻松解答。

很多同学看他每天轻松悠然,偏生成绩拔尖,都不禁羡慕嫉妒恨,夸他天才,所有的老师也都格外欣赏并重视,坚信他必定是后年全省的理科高考状元。

天才?

陈自默以淡然的心态,接受了这般褒奖。

不过如此而已。

他见过的天才太多了,父亲是有着超凡赌运,能左右天地自然气运的超能力变种人,白叔是天生具有充沛到可怕的罡气,以武入道的武学宗师,陈自蛮……

也是个天才!

从血腥地狱中活下来的怪才。

不至于蛮力,还有其大脑也相当发达,只是因为自幼的生活环境导致有个别窍穴未开,经入了醒神的陈自默一言道开窍,便开窍了灵窍,学习这些基础的文化知识,简直堪称是囫囵吞枣就能消化干净。只不过,陈自蛮自幼养成的习惯和心性,实在是不愿意看书学习,所以每每捧起书本,都是满脸的不情愿。

但弟弟让学,纵然是比吃黄莲还难受,也得学啊。

听得陈自默要出去雪中行,陈自蛮高兴得直接蹦了起来,放下书本乐呵呵地打开门,推着轮椅往外走去。

不用看书啦!

“蛮哥,我教你一首词吧。”陈自默微笑道。

“哦。”陈自蛮面露愁容。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陈自蛮苦兮兮地听着,用心记着。

校园里,飞雪飘舞。

楼房、道路、操场、树木、植被……银装素裹,偶有学生三三两两,或独自匆匆而过。

兄弟二人,一辆轮椅,没有打伞。

飞雪落在他们的头上,身上,很快积出了一块块白斑。

这般天气,操场上几乎没有学生,陈自蛮知道弟弟喜好清静,所以无需提醒,自然而然地推着他到操场遛弯儿。不曾想,操场上却聚集了几十号男生,围拢了一圈儿,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时不时的,人群就会传出喝彩叫好声。

陈自默倒是认得其中一些人,都是校散打队的,暑假前自己推脱不过邓子项的邀请,加入了散打队,去过一次,也受到过这些队员们热烈的欢迎,只是还没来得及去为人师表地指导一番,就放暑假了,暑假后,他……坐上了轮椅,也就去不了了。邓子项倒是假惺惺地前来劝慰过他,还说即便是坐上了轮椅,想当初那也是高手啊,可以指点大家的。

邓子项的虚伪和内心里的幸灾乐祸,自然瞒不过陈自默的眼睛,只是不屑于和他一般见识罢了。所以陈自默很淡然地委婉谢绝,没有再和这些人接触过。

兄弟二人从操场边缘绕行而过。

人群中,邓子项看到了陈自默和陈自蛮,眼珠一转,立刻挥手招呼道:“自默,自默!快来快来……”

一边喊着,他一边跑过来很热情地主动从陈自蛮手中接过了轮椅的握柄,说道:“来来来,今年全省高中生散打交流赛取消了,不过,学校之间的团队可以相互交流切磋,这不,我可是从省里和唐海市、沧海市邀请了几位高手,到咱们学校交流,你身为曾经咱们全校首屈一指的高手,必须得露个面啊!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以陈自蛮的能力,自然可以轻易阻止邓子项接过轮椅的行为,只是在学校陪伴陈自默这段时间,开了窍的他知晓这种行为,不过分,有时候还是热情的、善意的,自己不能去阻止,况且,弟弟和专门就此叮嘱过。

所以,他只能沉默着,跟在旁边往人群中走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