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马台子村民的诉求向谁提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2:04

马台子村的这件事,在某些人眼里可能不关痛痒,但在刘志勇和马台子村民看来却是天大的事。土地历来是农民的命根子,由其引发的社会问题几乎绵亘了整个人类历史。农民失地无异于丧失性命。刘志勇因这块山场地吃了官司,导致家庭悲剧。现在刘志勇与马台子的村民仍不屈不挠。中央反复强调 民生无小事 ,对于所有管理社会的官员来说,这条准则应放在心上,而不能只挂在嘴上。但凡世间大事无一不是始于毫发,风起于青萍之末就是这层意思。刘志勇们因这块地想不通、气不顺,向上反映情况,作为卢龙县相关部门不能推诿。农民们投诉无门该走哪条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带有普遍意义的现实问题。退一步说,即便刘志勇们的诉求无理,卢龙县相关部门理应正面、积极应对才是,躲避终归不是办法。

一女嫁二男 引发恶斗不断

地处燕山山脉东麓的马台子村西北有一低山叫石玉卓山,河北省卢龙县卢龙镇马台子村争议的山场地就位于这里。2011年5月10日,记者在村民带领下专程来此采访。据村民介绍,石玉卓山山脚下的这片土地包括1 .7亩耕地、 5亩山林地,共计48.7亩。举目望去,地势稍高的地方烂石成堆,寸草不生,甚是荒凉;而低洼之地常年积水,一片泥潭。

原来这里有田有树,2001年村委会把这块山场地承包给村民张秀桥。合同到期之后的200 年9月,村委会又把山场地承包给了村民刘志勇。谁知就在同年10月,镇政府却把山地承包给外村人赵海田开矿。 马台子村原村委会主任张树军对记者说, 一个闺女俩婆家,没有不打架的。赵海田有镇政府撑腰,刘志勇斗不过赵海田,最后刘志勇进了监狱,老婆含冤而死。

刘志勇,这位不擅言语的五十岁汉子,群众威信极高。一位村民说,上届村委会选举时,刘志勇还在监狱里,但他的选票却有上百张,看来下届村委会选举,村主任非他莫属。

刘志勇这个木讷之人不愿提及他的过去,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才讲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200 年9月,马台子村委会把这块山场地承包给我。不到一个月,外村的赵海田也来承包这块地,他说是镇政府承包给了他。从此后我们两家纠纷不断,从小打小闹到流血事件。 刘志勇说。

记者看到了写于200 年11月21日的这桩纠纷的一份调解书。调解书有两点主要内容:一是刘志勇一次性赔偿赵海田2.5万元(包括医药费、误工费、山场停工损失);二是关于马台子铁矿事宜,待卢龙镇政府与马台子村委会确定归属权后,方可开采,没有确权前,双方任何人不得开采。调解书上分别有刘志勇、赵海田的签名,调解见证人是卢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 名民警。

我向马台子村委会交的两万元承包费泡汤了不说,还搭进去近 万元的赔偿。更让人可气的是赵海田依仗镇里个别领导的支持,继续乱挖滥采、毁坏山林,根本没把公安局主持签订的调解协议放在眼里。我和家人向上级反映此事,但有关部门装聋作哑,就是不管。 刘志勇对记者说, 我和家人出面制止赵海田非法开采行为,被赵海田雇佣的打手打伤。我老娘董凤兰门牙被打断两颗,我老婆武艳华也被打伤。但由于赵海田有钱有势,我老娘的伤只鉴定为轻微伤。

记者看到了一份出具于2004年11月10日的《法医鉴定书》。该鉴定书的确有门牙缺失一颗的记载。

赵海田擅自私采乱挖,我到处反映无果,赵海田又把我老娘打伤,做手脚把轻伤弄成轻微伤,我一个血性汉子见不得赵海田这样仗势欺人,既然没人管他,我就一把火烧了赵海田的挖掘机。因为这事我被判刑5年,罪名是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罪。 刘志勇叙说此事时,一脸漠然,并没有丝毫悔恨之意。

谁拥有这片山场地的所有权?

2009年12月的一天,刘志勇走出监狱大门。回到家,他才知道妻子早在2007年6月就含冤去世,那年才44岁。悲从心底涌起,回到家椅子还没有坐热,刘志勇就跑到了妻子的坟地里。

出来一年多了,我就是想把本属马台子村的土地要回来。刑也判了,监狱也呆了,这没啥说的,我就要为全体村民争这口气。 刘志勇平静地对记者说。

得知记者采访此事,许多马台子村民向记者反映情况:石玉卓山那块土地本来是马台子村第一生产队的,是原马台子公社(后划归卢龙镇政府管辖)为扩大林场占用的。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有两位老人虽然说话不多,但记者印象深刻。

今年67岁的张秀忠, 2年前任第一生产队队长。《林场占地协约》的签字是他按的手印。

今年65岁的陈福江, 2年前曾在《林场占地协约》上签字。

两位老人回忆说:1979年4月22日,马台子公社河滩专业队以 扩大林场范围 为由,将石玉卓山划归林场。当时村民 吃粮不管酸 ,公社林场要占,村民没啥说的。当时公社河滩专业队与马台子大队签订了《林场占地协约》,协约规定了占地的范围及报酬。

《林场占地协约》占地范围是 南至泄水渠以下地边为界,北至山顶,东至大沟,西至林场和陈庄子地边 ; 共有耕地19块,合地1 .7亩,其它土地 5亩(依占地面积计标) 。

《林场占地协约》 报酬 是这样规定的:1.土地每年每亩减征购 00斤,农业税由林场负担;2.上述山场范围内的树木作价1000元,由公社林场付给。

曾在该协议签字的张秀忠、陈福江两位老人回忆说:该协议只履行了两年,后来林场解散了,协议约定的报酬一直没有履行。林场解体后,马台子公社私自将该土地承包给了非马台子村村民经营了数年。

2001年,村委会将该土地承包给村民张秀桥经营,签订承包合同时,卢龙镇领导也在场。合同到期后,200 年9月又承包给村民刘志勇。在刘志勇承包该土地不到一个月,卢龙镇政府将该土地又承包给蔡家坟村赵海田,纠纷由此开始。

出狱后的刘志勇没有心思打理已破碎的家,一门心思为村民讨要土地。刘志勇的行为得到了大多数村民的支持。在村民的呼声中,马台子村委会顺应村民的要求,于2010年7月20日召开了村民代表会,会议由村支书曹忠、村委会主任张浩亮主持,会议内容为西山场土地申请确权问题。会议纪要上有45名村民代表的签字及手印。

据曹忠介绍,县政府有关部门对村民的呼声没有反应。 我们村干部期望依法按程序解决纠纷,不支持村民们上访。 在县政府有关部门 没有反应 的情况下,村民刘志勇和其他村民多次到市、省甚至北京上访。

2010年12月1日,卢龙县公安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刘志勇行政拘留。理由是: 刘志勇纠集陈福兴、张银华等人到北京天安门非正常上访,扰乱其他公共场所秩序。

村民聘请的律师如是说

马台子村村民聘请的法律顾问,通过走访调查、搜集证据,得出了如下结论。

1979年,马台子公社河滩专业队与马台子大队签订的《林场占地协约》只履行了两年,后来一直未向村委会交纳任何费用。当时尽管没有土地法,但《农业六十条》就是当时解决土地问题的法令。该法令明确指出:不得无偿占用、平调农村的土地、劳动力等。按此法令,马台子公社河滩专业队只按协约履行了两年,可视为该协议的自行终止。当时的协约是 占用 而不是 征用 。 占用 用现在的话说是 租用 ,不交纳费用的协议自然终止,土地的所有权没有发生改变,因此马台子公社没有取得该土地的所有权。

从2001年开始,村委会将该土地承包给本村村民张秀桥时,也得到了镇领导的同意,200 年到期后承包给了本村村民刘志勇。200 年10月,镇政府将这块土地又承包给外地村民,违反了《土地承包法》,同时也构成了对马台子村集体的侵权。

卢龙镇政府一直声称他们拥有这块土地的所有权,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从1982年开始,村里一直承担着该块土地的农业税、公粮等义务,一直到国家取消农业税为止。

从卢龙县国土资源局地籍科提供的卫星拍摄图表资料上看到,该块土地一直是马台子村集体所有,这是法定的证据。镇政府说他们拥有这块土地所有权,而地籍档案上记录一直是马台子村集体土地。

土地权属发生纠纷,卢龙县政府应及时确权,防止纠纷的蔓延而导致社会不和谐现象,这是卢龙县政府的法定义务。早在200 年,卢龙县公安局在调解协议上明确指出: 待卢龙镇与马台子村确定归属权后,方可开采,没有确定归属权前,双方任何人不得开采。 而卢龙镇政府放纵赵海田滥采乱挖,导致事件扩大化。

政府有关部门如是说

赵海田有无采矿许可证?毁坏大片土地该如何处理?该块土地究竟归谁所有?带着这些问题,5月11日,记者采访了卢龙县国土资源局张副局长。

张副局长坦言,赵海田没有采矿许可证,至于毁坏了多少土地 我们也不清楚 。对于土地的归属问题,张副局长说: 土地发生权属纠纷,应当通过政府土地部门确权解决,但我们没接到纠纷双方的确权申请。

不是国土局不管这个纠纷,而是纠纷双方没有递交确权申请。 张副局长强调说。

记者又找到县国土局地籍科,地籍科提供的图纸是根据2008年9月底航拍资料绘制的,该资料截止日期为2009年。从地籍登记看,该块土地仍为马台子村集体所有。

卢龙镇政府是纠纷一方的当事人,他们的态度如何呢?记者采访了镇长赵岳。赵镇长说: 我任镇长时间不长,我知道这个事,村民一直上访,我们也很头疼。为解决这事,镇里做了大量工作,这件事由赵江林副镇长主抓,他比较清楚。

5月12日,赵江林副镇长在接受采访时说:合乡并镇时,马台子公社归到了卢龙镇政府,这块土地也归到了卢龙镇政府。200 年镇政府作为发包方将土地包给了赵海田,承包期限为50年。马台子村民对这件事意见很大,一直上访,我们通过做工作,解除了与赵海田的承包合同,并赔偿了赵海田15万元。为化解矛盾,前段时间,镇里作出决定,把这块土地长期承包给马台子村经营,承包费也是象征性的收一点儿,主要用于修缮敬老院的房屋。我们拟好了协议,但村委会就是不签字。

村民认为土地的所有权归马台子村民所有,镇政府怎么看? 记者问。

赵副镇长答复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也不是本届镇政府的事,权属问题需要县政府确权,我们也愿意把权属搞清楚。但村民不走这个渠道,以为上访能解决问题,我们没办法。

县政府不受理村委会的确权申请

5月1 日,马台子村委会正式向卢龙县政府有关部门递交争议土地确权申请书面材料。村委会委托刘志勇、刘建国为代理人。但令人遗憾的是,卢龙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拒收土地确权申请书。

这份颇为规矩的确权申请书,详细叙述了争议土地的由来及卢龙镇政府长期无偿占用马台子村土地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应当依法退还村民的法律依据、事实依据。

土地确权申请最后这样写道:镇政府没有法律依据,仅凭职权长期侵占我村的土地,已引起广大村民的强烈不满。对村民的无序上访,也让村委会很头疼,不解决这个矛盾,纠纷将愈演愈烈。我们村委会丢面子事小,政府失去民心事大。恳请政府及有关部门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作出土地确权决定书,维护马台子村集体的合法权益。文尾盖有马台子村委会公章,并附有相关证据。

6月5日,刘志勇告诉记者: 我和刘建国受村委会委托,于5月1 日到县政府法制办公室递交确权申请书,工作人员说应向县国土资源局递交。我们当天又到县国土资源局递交,但一直没人受理。从5月1 日到今天,几乎天天找国土局,国土局工作人员一会儿说我们管不了这事,一会儿又说你们得找测绘单位,因局内搞测绘的没时间。我们跑了快一个月了仍没任何结果。

令记者感到不解的是,卢龙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 没接到纠纷双方的确权申请 ,卢龙镇镇长也说愿意通过县政府确权解决纠纷,但当村民向其递交确权申请书时,怎么又拒收申请呢?

刘志勇语气铿锵地对记者说,我们也知道有了纠纷走合法渠道解决,但合法渠道总是走不通!我们不愿意去上访,但我们不上访又有哪条渠道可以解决问题?

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小便发黄吃什么食物
小儿便秘应该怎么饮食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